• 商梯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作者:钓人的鱼

          书名:商梯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4:09

          来源:zsy

          《商梯》小说完结版来袭,小说关键角色有张小驴陈晓棠,讲述了一段关于误会与陷害之下的爱情,本书是作者钓人的鱼 的重磅推出的短篇巨制。内容试读:,黑心玩意,这下出事了吧活该啊,我孙子打工回来给我两百块钱,给张小驴一千块钱,去山上住帐篷了,连吃饭都不下来,这不是活畜生才干的事吗?总之,这些人没有一个说张小驴好话的,除了恨得牙根痒痒,就是暗地里咒骂不止。巴 ......
          商梯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现实百态小说《商梯》,是讲述主人公张小驴陈晓棠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钓人的鱼”创作完成。

          陈家寨这个地方,去年刚刚通了硬化路,但是有的地方很窄,会车都很费劲的,所以村寨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车,冷不丁来两辆汽车,陈家寨的老老少少都围在村委门口看热闹。

          出啥事了?村委会门口挨着墙根等死的老少爷们开始了嚼舌根子。

          张家那小子出事了,上边来抓人了,这家伙嘚瑟,黑心玩意,这下出事了吧

          活该啊,我孙子打工回来给我两百块钱,给张小驴一千块钱,去山上住帐篷了,连吃饭都不下来,这不是活畜生才干的事吗?

          总之,这些人没有一个说张小驴好话的,除了恨得牙根痒痒,就是暗地里咒骂不止。

          巴老板好,欢迎领导来视察工作。

          陈来喜在一个胖子面前站的绷直,好像驴交配完那一瞬间的状态。

          来喜啊,这位是省城的记者,李记者,是咱们的贵人

          哎哎,巴老板,别这么说,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嘛,我们这些做记者的,哪里有新闻,就得往哪里冲,这是我们的工作,你这么说我都不好再继续采访了。

          这是张小驴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女人的声音,书本上形容女人的笑声和银铃似的,但是这个女人的声音绝不是那种形容词可以比拟的,本来躲在陈来喜身后的张小驴闻言,不由得原地歪了歪身体,从陈来喜的身后看向声音的主人,一位打扮入时的女人。

          对对,还是李记者说的对,我们这是工作,这都到了年底了,还给李记者添麻烦,实在是不好意思,这都是因为我们乡现代化建设落后了,所以才会出这种事,这巴骏图抖动着肥硕的腮帮子说道,而且就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张小驴都能听到他喘气的声音,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看了这个漂亮的女记者心情激动的。

          那我们开始吧,我今天还要赶回去,嗯,哪位是网络新闻的主角,来了吗?李记者问道。

          哦,来了来了,一大早我就把他叫来了,这个就是张小驴。

          陈来喜一闪身,将身后的张小驴推了出来。

          李记者看了看张小驴,上前一步,伸手想要和张小驴握手,张小驴有些激动,也伸出了手,除了陈晓霞的手,他还真没摸过其他女人的手,这位李记者的手有些暖,而且不知道是啥原因,她的手心还有些潮湿,也只是沾了一下手,就分开了。

          你好,张先生,巴老板,我想到现场去看看,可以吗?

          你随意,随意,我身体不好,就不陪你了,让小陈陪你去吧,这村寨里的风景还是不错的,你可以好好看看,玩一玩。

          巴骏图说道。

          不用了,我是来采访的,巴老板,就不用派人监视了吧,你们要是跟着,我怕是问不出来什么东西了。

          李记者微笑着说道。

          嗯,这个,那也好,李记者随便采访,只是我们这里已经很落后了,还请李记者笔下留情啊。

          巴骏图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也只能忍着。

          陈来喜本想在这里陪着巴骏图,但是被巴骏图赶出来了。

          你陪我有个屁用,盯着点,别让他胡乱说话,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这村长就别干了。

          巴骏图此时才露出来严肃的表情,不得不说,要是张小驴看到巴骏图这幅死了娘老子的表情也会害怕。

          李记者和张小驴走在前面,陈来喜远远的的跟在后面。

          张先生,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是网络上说的那三个字吗?李记者问道。

          不是,那都是他们给我起的诨号,我叫张骁履,弓长张,骁勇善战的骁,如履薄冰的履,网上那个名字是他们瞎叫的。

          张小驴说道。

          哦,我说呢,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用动物的名字给孩子起名字呢。

          李记者笑笑说道。

          面对着山顶满满当当的帐篷,李记者从包里拿出来照相机,然后按上镜头,挂在胸前,张小驴就成了背包的,她拍摄的很仔细,从各个角度对山顶的帐篷群进行了全角度的拍摄,这是个好新闻,这反应了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和人民群众需求的矛盾。

          据说你把你家的土地租给他们赚了不少钱,他们都说你是奸商,而且马上就要春节了,这些年轻人回来不好好在家里陪着父母,都跑这里来上网,你是怎么想的?李记者手里拿着一个钢笔式样的东西,举到了张小驴的嘴边。

          不用这么近,你戳我嘴了。

          哦,不好意思。

          张小驴回头看看陈来喜,陈来喜说道:你看我干嘛,李记者问的是你。

          那,我什么都能说吗?张小驴问道。

          张先生,我希望你能实话实说,有啥说啥,我们没有立场,只是报道这件事而已,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这是我的名片,要是有人找你麻烦,你给我打电话,我就会再来采访。

          李记者的芊芊玉指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名片,递给了张小驴。

          李闻鹰,虽然是个女人,但是这名字起的真是很霸气,相较于自己的驴,真是不知道高了多少档次,这更是让他坚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事完了之后要去改名字,再也不用牲口当名了。

          李记者,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其实网上传的有误,我没有把我家的地租给他们,我出租的是帐篷,这些帐篷都是我自己买的,就是赚点使用费而已。

          张小驴说道。

          那不是一样的吗,你没有出租土地,那你把你家的地都围起来了,这些帐篷都是在你家的田地里,这不等于就是出租土地吗?李记者不吃这一套,立刻就把问题的焦点提了出来。

          是,没错,我是把我家的地圈起来了,我要是不圈起来,他们就会漫山遍野的搭帐篷,那样就把别人家的田地都给糟蹋了,谁能愿意?对不对?张小驴不慌不忙的狡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