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小说精彩试读 《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最新章节

          作者:夏藤椒

          书名: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3:54

          来源:zsy

          火爆婚恋生活小说《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围绕着主人公苏晚夏慕南宸、苏晚夏慕南宸之间的感情纠葛而展开,是王牌作者“夏藤椒”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具体内容如下:?!慕南宸收回视线,继续认真开车,唇角似笑非笑地勾了勾。苏晚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着慕南宸这副淡然的神色,没来由地生出恼意,转头望向窗外,不再理他。可她又忍不住想,他长得这么好看,以前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别......
          《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小说精彩试读 《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最新章节

          婚恋生活小说《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是讲述主人公苏晚夏慕南宸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夏藤椒”创作完成。

          第10章小三打上门

          慕南宸目视前方,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不记得。

          苏晚夏不死心地追问,虽然你不记得你是谁了,但是你以前学过什么东西,会做什么事,你都有印象啊。

          慕南宸转过头来看着她,昨晚吻你的时候,觉得很新鲜,以前应该没有这样过。

          昨晚吻她!

          苏晚夏又想起了那些羞人而恼人的画面,突然脸颊连着耳根都红透了,谁谁让你又提昨晚的事了?!

          慕南宸收回视线,继续认真开车,唇角似笑非笑地勾了勾。

          苏晚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着慕南宸这副淡然的神色,没来由地生出恼意,转头望向窗外,不再理他。

          可她又忍不住想,他长得这么好看,以前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

          别说是以前,现在就有数不胜数的女人喜欢他,哪怕他只是她的小助理。

          因为皮相好啊。

          他跟着她去剧组,有很多女明星都想睡他,甚至有人跑来跟她谈价钱,问能不能包养他。

          她护慕南宸就像护孩子一样,有人来跟她谈这样的事情,她才不管那人是怎样的腕,一律冷冷地怼回去,也因为这样,在剧组里遭了不少罪。

          还有一些女助理,也羞涩或大胆地想追求阿三,但迫于他的冰冷不近人情,曲道偷偷找她作媒,也都被她挡回去了。

          就像老娘给儿子选媳妇,她觉得那些歪瓜裂枣哪个也配不上她的阿三。

          正是因为她一次次掐灭他的桃花,后来剧组里都传他是她包養的牛郎。

          空间里静静的。

          手机铃声乍响,苏晚夏蓦然回神,接起。

          妞,昨晚和薄昕岸是不是过得很美好?啧,他一定很疯狂吧?

          来电的是苏晚夏做专业驴友的闺蜜莫晓晓,同是在东湖镇长大的,是看着苏晚夏和薄昕岸一路走过来的人。

          听到莫晓晓的声音,苏晚夏突然很想哭,曾经那么被人羡慕的幸福,一晚之隔,已经花零落人各西东,再无从提起了。

          她咬了咬粉唇,哽咽了,晓晓,我和薄昕岸分手了。

          什么?莫晓晓诧异地惊呼。

          突然砰的一声,车子被人从后面追尾了

          苏晚夏本就身体虚弱,被震得一阵头晕,倚着车门揉太阳穴,阿三,快去看看。

          慕南宸深深地皱起了眉,他从后视镜里明显看到那人是故意撞上来的,但是他没有跟苏晚夏说。

          车门推开,皮鞋落地,黑裤包裹着的长腿遒劲有力地支撑起颀长挺拔的身躯,墨发下英俊的脸冰寒冷沉到极致,目光锁着后面那辆红色的保时捷,大步走过去。

          保时捷车窗落下,露出了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漂亮女人的脸蛋,嗨,帅哥!女人笑得很轻佻。

          慕南宸认得她,薄昕岸包養的一个三流小明星,名叫单丹妮,只不过苏晚夏不知道。

          既然已经分手,慕南宸不想让苏晚夏知道更肮脏的事情,徒增更多悲伤,所以想速速解决这件事。

          冷凛的目光打在单丹妮的脸上,他说,是自己道歉赔偿还是报警,二选一。

          虽然只是苏晚夏这个十八线小演员的助理,穿着也只是简单的黑衣黑裤,但这个男人周身弥漫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性气场,这让本来趾高气昂的单丹妮不禁瑟缩了一下。

          不过,她今天是来发泄隐忍以久的郁气的,不会因此退缩。

          她推门下车,春风摇曳地走到了苏晚夏的车边,敲开了车窗,嗨,晚夏,好久不见。

          苏晚夏正在与莫晓晓解释她与薄昕岸的事情,听到单丹妮的声音,本能地皱了下眉,晓晓,一会再说。

          挂了电话,苏晚夏转头看向珠光宝器也一身俗气的单丹妮,大好的日子撞见你,还真特么晦气!

          你!单丹妮气得胸口起伏了两下,既而她又妖冶地笑了,真不好意思,刚刚撞了你的车。

          苏晚夏将头伸出车窗,向后望了一眼,哟,你居然也开得起保时捷了,这两百多万的车,你是上了哪个糟老头的床换来的?

          昕岸送我的。

          单丹妮很炫耀的样子。

          苏晚夏想继续保持笑容的,因为她在单丹妮面前从来就没有不笑过,同在娱乐圈混,她向来以高智商完胜地将处处难为她的单丹妮踩在脚下。

          以前,她还经常将她与单丹妮斗智斗勇的事迹与薄昕岸当笑料说,可现在

          呵,她真的笑不出来了。

          薄昕岸何时包養了单丹妮,她居然都不知道。

          作为男朋友,他除了给她买过一对价值一万的耳钉,还真的从来没在她身上花过什么钱,可是他居然给单丹妮买了一辆价值两百万的保时捷。

          这两年他到底赚了多少钱,她从来不知道,现在看来,真的不少了。

          有什么东西,像刀片一样刮着她心尖上的嫩肉,刮得发疼。

          单丹妮笑得越发妩媚,那妩媚里还夹杂着报复的快意,我们在一起一年多了。

          苏晚夏咬着唇没有说话,眼底涩疼得像是泼了酸。

          一年前她在做什么呢?她在做一个勤劳的小蜜蜂,接很多戏,演很多小配角,一面艰难地周旋在潜规则夹缝里,一面节俭地生活,把省下来的钱拿去助薄昕岸拓展业务。

          她一直觉得在单丹妮面前,她是高傲的,是俯视着她的,但此刻,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不过,她还是不愿意眼泪掉下来,尤其在单丹妮面前。

          苏晚夏面无表情地推开车门,缓缓迈出长腿,笔直地站在单丹妮的面前,说完了吗?

          单丹妮勾着涂了大红色口红的唇,笑意越发潋滟,我抢了你的男人,她挑衅地扬起下巴,听说他从来没有睡过你,你不知道吧,他在床上真的很猛啊!

          话音才落,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单丹妮的脸上,铺了精质粉底的脸颊覆上了红痕。

          苏晚夏缓缓落下发麻的手,眉眼凌厉,你父母没有教你‘三’是个多么无耻的角色,那么我来告诉你,你现在很可耻。

          你敢打我?单丹妮狠狠地睨着苏晚夏,你以为你还是薄昕岸庇护的女人吗?看我今天怎么撕了你!

          说着,单丹妮扬手就打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