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抬棺三两二钱夜司爵 龙抬棺全文阅读

          作者:三两二钱

          书名:龙抬棺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3:46

          来源:zsy

          《龙抬棺》小说的主角是林八千林更臣,带您赏读林八千林更臣龙抬棺小说阅读,林八千林更臣小说精彩内容节选:不停,他生怕这个奇人打开门直接就扛着一把三米长的大刀走出来把自己给大卸八块了。你别怕,冤有头债有主,这笔帐我已经认下了,怎么也算不到你的头上。?老瞎子说道。进来。老瞎子的话刚落音,从棺材铺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龙抬棺三两二钱夜司爵 龙抬棺全文阅读

          悬疑灵异小说《龙抬棺》,是讲述主人公林八千林更臣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三两二钱”创作完成。

          老瞎子带着爷爷穿过这热闹无比的集市,最后来到了一个棺材铺,老瞎子敲了敲门,轻声对里面说道:江南刘瞎子,特来负荆请罪。

          负荆请罪?

          爷爷皱起了眉头,?他轻声的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说的那个奇人就在这里?

          对。

          老瞎子轻声道。

          我艹!爷爷发出一声惊呼,?所谓做贼心虚,此刻爷爷就是这样的状态,?他的心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生怕这个奇人打开门直接就扛着一把三米长的大刀走出来把自己给大卸八块了。

          你别怕,冤有头债有主,这笔帐我已经认下了,怎么也算不到你的头上。

          ?老瞎子说道。

          进来。

          老瞎子的话刚落音,从棺材铺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跟我走。

          老瞎子交代爷爷道。

          说完,老瞎子轻声的推开了门。

          爷爷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后面。

          进了棺材铺之后爷爷看到一个正在打磨棺材的匠人,?爷爷本身就紧张害怕,在看到这个匠人的时候更是吓了一跳,?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个匠人长的实在是丑陋不堪,?最重要的是,这个匠人的手是畸形的,他的两只手的两根大拇指上都分了岔,从拇指的中间又长出一根手指头,?所以看起来这个匠人有十二根手指头。

          这个女尸嘴巴里叼着自己的两根手指头几乎要咬断。

          如今这个棺材匠人却比正常人多出两根手指头。

          爷爷一下子有了不详的预感,他觉得这两件事之间绝对有联系。

          但是具体有什么联系爷爷自然是想不出来,此时爷爷自顾自做贼心虚一般的害怕,?可是这匠人压根就没有抬头看老瞎子跟爷爷,?他在专心的在打磨着一块棺材板,匠人不说话,老瞎子也没有吭声,他自顾自的点上那杆铜烟枪悠闲的抽了起来。

          爷爷这时候看明白了也豁然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害怕,这俩老神仙斗法,?自己一介凡夫俗子压根儿没资格插嘴说话,?换言之,?这俩人谁想要自己的命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自己就算害怕也无能为力。

          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了,?除了认命还有什么办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匠人终于打磨好了那一块木板,他抬起头看了爷爷一眼,?眼睛从爷爷的脸上开始往下移,?最终停留在了爷爷的背上,他的眼睛如同是一把尖刀,在他的眼神之下爷爷甚至感觉自己浑身不着寸缕被完全看个通透。

          就被这么看了一圈儿,?爷爷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刘瞎子,你好大的胆子!匠人冷哼了一声道。

          现不要动怒,?我既然做了错事还敢来,自然准备好了要给你一个说法。

          老瞎子说道。

          说。

          最好让我满意,我恰好最近缺两张人皮。

          匠人说道。

          借一步说话。

          老瞎子道。

          老瞎子跟那个匠人走到另外一间屋子里,时间很短,?大概就两分钟,?他们俩便走出了屋子,?至于他们说的什么爷爷自然是没有听到,?但是看那匠人的态度似乎老瞎子给了能让他满意的说法,匠人走到了爷爷的身边,?他轻轻的拍了拍爷爷背后女尸的后背道:孩子,?回家了。

          那一路叼着爷爷手指头的女尸在匠人说了这句话之后终于是松开了嘴巴,?说来也怪,在这女尸叼着自己手指的时候爷爷还不感觉疼痛,?如今松开了之后反而是钻心的疼痛蔓延到爷爷全身,?疼的爷爷几乎想在地上打滚,?他低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的两根手指骨头已经断掉,?只剩下皮肉连在一起。

          匠人没再搭理他们,而是抱着那个女尸走进了屋子,?老瞎子走到了爷爷身边,从那个铜烟枪里倒出点烟灰撒了在爷爷的手指头上。

          这烟灰看起来普通却好似那了不得的灵丹妙药一般撒上之后效果立竿见影,?那钻心的疼痛感立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更臣,?我要去办个事,?你在这里等我。

          ?老瞎子说道。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你让我待在这里??跟这个人待一块儿?!?爷爷压低了声音道。

          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不知道这天下有多少人做梦都想跟这个丑八怪有这么一段缘分。

          ?老瞎子笑道。

          我不稀罕!你要走就带我走!?你可别说话不算话。

          ?爷爷道。

          你放心吧,我现在跟他做一笔交易,?他绝对不会害你,?我这次去办事,?短则三个月,长则一年半载。

          走的也不是阳间寻常的路,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没有精力保你太平。

          ?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这丑八怪脾气古怪,?你在这里只管吃住,?不该说的话别说,?不该问的事也别问。

          老瞎子道。

          爷爷还想说什么,?老瞎子压了压手道:不要再说废话,?你没的选。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遇到你!?爷爷指着老瞎子道。

          不,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能遇到我,?是你这辈子的荣光。

          老瞎子笑道。

          你什么时候走?爷爷难受的问道。

          今天晚上就走。

          老瞎子说道。

          爷爷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不得不承认的是他虽然在认识老瞎子之后一路上都是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可是这经历比起以前在十里铺当个小乞丐却也精彩纷呈许多。

          ?没过一会儿,爷爷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只看到那个面貌丑陋的匠人肩上扛着一口猩红的棺材从里屋走了出来。

          ?那口猩红的棺材棺材形状跟那口古井里的一般无二,?都是呈倒扣状。

          走到爷爷跟老瞎子身边之后,?匠人把那口一看就重若千斤的棺材轻轻放在地上,?他对老瞎子道:这件事如果办不成,别怪我不顾昔日的情面。

          老瞎子抽了一口旱烟道:我既然说出了口,自当尽心竭力,不过这件事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我回不来了,这个小友跟我有一段因果造化,?我刘瞎子欠了他天大的人情,?还请你多斟酌照顾。

          老瞎子说了这句话之后,爷爷被感动的眼眶湿润,?那匠人看了一眼刘瞎子,?又看了看爷爷,?他点了点头道:好,?你要是回不来了,?这件事我便应承下来。

          谢了老伙计。

          老瞎子笑了笑。

          匠人走到那棺材铺的门口,点上四支香插在了香炉里。

          香燃上之后,那本身在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仿若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的快速散去,?那街道更是一团的白雾弥漫,?而在那白雾之中,?有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爷爷定睛一看,?只见那白雾之中走来的并非是人,?而是跟一对纸人,纸人牵着纸马,?纸马拉着纸车。

          ?

          这情景跟刚才街道上看到的纸人人头攒动几乎一摸一样!?

          但是明显这一队纸人纸马拉纸车要更加的诡异恐怖!

          爷爷屏住了呼吸,看着这纸人纸马逐渐靠近,?等走的近了,?匠人扛起那口猩红的倒扣棺材放在了那纸车之上,?他对老瞎子点了点头道:上路吧。

          更臣,?记住我说的话,?等我回来。

          ?老瞎子拍了拍爷爷的肩膀,?走过去上了那纸马拉着的纸车。

          ??那纸人拍了拍纸马的屁股,?之后调转马头逐渐消失在了那一团白雾之中。

          冷汗顺着爷爷的额头往下淌。

          这些纸人纸马平日里都是大家烧给先人们的贡品,?为何这个镇子纸人如同活人一般无二???又为何这纸人纸马竟然可以像真的马车一样赶路?

          老瞎子说他这次要走的并非是阳间寻常的道路。

          莫不成这纸人纸马把老瞎子拉往阴间?

          爷爷整个人都是懵的,这些如同做梦一样的经历,他是如何都不会想的明白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爷爷磕了磕烟袋锅子道:?八千,?爷爷说的你信嘛?

          信,?爷爷说的我都信,?这样看来,?老瞎子就是中山装说的那个江南刘瞎子,?后来呢爷爷,?他回来了嘛??你在那个丑八怪那里他有没有为难你??我问爷爷道。

          没有,我当时吓的大气不敢出,?好在那匠人是个三杆子都打不出一个屁的货色,那个匠人每天给我准备饭菜,?吃的倒跟正常人没有两样,?就是晚上睡觉的地方没有床,?而是一个棺材,?不过那时候我哪里敢说个不字??我白天就看那个匠人打棺材,?晚上就睡在棺材里,?就这样大概睡了四个月老瞎子回来带着我走了。

          ?直到离开那个镇子,?我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我在那里住了几个月的镇子,?其实是一片乱葬岗。

          ?爷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