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透视异瞳全文免费阅读 徐晋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作者:秋刀鱼的滋味

          书名:透视异瞳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3:36

          来源:zsy

          《透视异瞳》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异术超能小说,该小说由金牌网络作家秋刀鱼的滋味精心编写,讲述了徐晋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涛对于徐晋的态度,却已经截然相反,不仅允许徐晋再试试,而且还对许岩嘱咐,以后自己不在的时候,让许岩多照应着徐晋,有什么需要,尽可能的帮忙解决!因为他虽然不信什么特异功能,但他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相信一个人有没有真......
          透视异瞳全文免费阅读 徐晋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异术超能小说《透视异瞳》,是讲述主人公徐晋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秋刀鱼的滋味”创作完成。

          宋乔依然昏睡,和之前别无二致,似乎徐晋的一番汗流浃背,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但宋涛对于徐晋的态度,却已经截然相反,不仅允许徐晋再试试,而且还对许岩嘱咐,以后自己不在的时候,让许岩多照应着徐晋,有什么需要,尽可能的帮忙解决!

          因为他虽然不信什么特异功能,但他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相信一个人有没有真本事,根本不可能瞒过自己的眼睛,而无疑,徐晋目前勉强能被他归结为有点真本事的那一类

          宋局你放心吧,这边一切有我!

          许岩一脸宋涛的事就是他的事的狗腿表情,在送宋涛去处理公务之后,给医院方面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想给陈培兵赵刚打电话,问问徐晋在哪里。

          不过想想刚刚徐晋饿的不行的样子,周边的饭馆餐厅也不多,应该很容易找到,所以干脆又收起了手机,快步出了医院

          医院不远处一家不大的餐馆内,桌上摆着满桌子的食物,徐晋正在狼吞虎咽。

          周围不少的食客不住的看将过来,看着徐晋将一大块蹄髈放进嘴里只是转了一圈吐出来就只剩下了一块骨头,三两口就扒完了一大碗米饭,一个个咋舌不已,心说这家伙难道是饿死鬼投胎不成?

          陈培兵赵刚深觉丢脸,一巴掌抽开了还要去抓一只烧鸡的徐晋的手,脸色铁青的道:就尼玛知道吃——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陈老板,赵矿长,你们这是又想马儿跑,又不给吃草——这不太好吧?

          徐晋似笑非笑的看着程培兵和赵刚的脸色,眼里满是玩味!

          虽然在刚刚给宋乔透视完毕之后,他的确饿的快要疯掉,但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么饿了

          或者说,他已经找到了应对启动透视之力后消耗过大饥饿难耐的方法!

          那些吸纳而来的财气贵气,不但能启动更深层次的透视,更能应对透视对身体的消耗,而不至于要完全靠对外进食之类来补充消耗——这是他刚刚一怒之下从陈培兵身上吸纳了大量游离财气贵气之后所领悟出来的!

          那些吸纳来的财气贵气经过双眼的炼化,几乎在一瞬间就让他恢复如初!

          现在之所以这么毫无形象的大吃大喝,根本就是因为对陈培兵赵刚对自己的态度不满而存心让这两个家伙难堪

          徐晋,你特么是不是真以为老子有求于你你就能在老子的面前放肆了?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徐晋的模样,瞬间便激怒了陈培兵,一拍桌子厉喝出声!

          要是之前,面对陈培兵的威胁,徐晋想不怂都不行!

          但现在,徐晋根本就不将陈培兵的威胁放在眼里,毫无顾忌的漱口懒洋洋的道:陈老板你家财万贯,想弄死我这么一个矿工当然简单的很——就是不知道宋局要是知道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能给他闺女治病的人,现在却被陈老板你给弄死了

          你说,宋局会不会放过你——我猜以宋局的身份,想搞死你同样跟捏死一条小虫子一样简单吧?

          陈培兵怒不可遏,却依旧因为徐晋的话给噎的说不出话来!

          他虽然没有徐晋的异能,看不到宋涛浑身的贵气加身,但他清楚宋涛的家世背景啊!

          就算不提宋涛的家世背景,就宋涛现在所处的职位,想弄死他姓陈的,那也绝对比捏死一只虫子都要简单!

          因此,陈培兵纵使气的浑身直哆嗦,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老陈,你消消气!

          倒是赵刚清醒,听到徐晋的话心头一动,劝慰了陈培兵一句这才笑眯眯的对徐晋道:小徐啊,陈老板跟你开玩笑呢,陈老板平时对你们这些矿工如何,你又不是没看见

          徐晋冷笑,心说陈培兵平时对矿工还算不错,那是因为他自持身份不想跟矿工们一般见识而已!

          在他的心底,他又什么时候看得起矿工过?

          当然了,这些话他没有必要说出来——因为这世道就是如此,弱肉强食!

          见徐晋不为所动,赵刚心里也情不自禁的有些来火,冷声道:小徐啊,就算你不念宾主一场的旧情,那你也总该多少记得咱们之前达成的协议吧?咱们请你过来可不是白请的,是答应给钱的——十万块,要不是我们,你十几二十年都不一定能赚的到这么多,这总是事实吧?

          俗话说的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赵刚狞笑道:你要是对宋小姐的病真的没办法那也就算了,可你要是明明有办法,却出工不出力,那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这年头别的不多,可那些愿意为了钱什么都敢干的人却多的是,而咱们陈老板别的没有,偏偏就是钱多的很

          赵矿长,你这是在威胁我啊?徐晋怒道。

          算不上威胁,我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