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雅言叶景之》(耀绝天下之重生世子妃)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寒小小

          书名:耀绝天下之重生世子妃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3:02

          来源:zsy

          提供慕雅言叶景之的作品《慕雅言叶景之》全文阅读, 耀绝天下之重生世子妃,寒小小作品《慕雅言叶景之》,前厅里晓梦最喜欢的合欢树在这本该绿意融融的春日,竟然有了枯萎之迹,院子的花圃里杂草丛生,根本看不到以前晓梦搭理时的百花争艳,屋里的角落中,仔细看居然还有了蜘蛛网,在看这瑞心苑的家具居然都是三五年前的旧物!蓦然想......
          《慕雅言叶景之》(耀绝天下之重生世子妃)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耀绝天下之重生世子妃》,是讲述主人公慕雅言叶景之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寒小小”创作完成。

          听到慕雅言的话,慕宗青这才留意到,瑞心苑似乎和自己记忆中的有些不一样了,前厅里晓梦最喜欢的合欢树在这本该绿意融融的春日,竟然有了枯萎之迹,院子的花圃里杂草丛生,根本看不到以前晓梦搭理时的百花争艳,屋里的角落中,仔细看居然还有了蜘蛛网,在看这瑞心苑的家具居然都是三五年前的旧物!蓦然想起自从晓梦病了以后,自己每次都是匆匆而来,陪过晓梦之后又匆匆而走,加上自己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边疆镇守,竟不知这将军府当家主母住的瑞心苑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

          心里不由得怒火中烧,一掌狠狠的劈到身旁的小几上:

          这院子里的管事呢?怜麽麽呐!

          四周围一片寂静,竟是无人回话,只是大家伙的眼神都有意无意的看向绿枝。

          留意到大家的目光,慕宗青忍下心中的滔天怒火,看着绿枝问:

          这些年这院子都是谁在负责?怜麽麽人呢?

          绿枝听到慕宗青问话,竟然没有感觉到他语气里压抑的怒火,心里仗着有老夫人和二夫人给自己撑腰,说话竟还多了些底气:回将军,怜麽麽侍候夫人粗心大意,一次竟因为偷懒犯困将夫人的汤药熬干,二夫人斥责,怜麽麽却拒不认错,被二夫人赶出府去了。

          瑞心苑从麽麽走后就没有人管理了。

          听到绿枝的话,慕雅言不进冷笑出声,看来这绿枝还不算太笨,懂得推卸责任了,不过聂香梅还真当这将军府是她家的后花园了吗?连母亲的贴身麽麽都可以随意赶走,还隐瞒不报?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偌大的将军府居然抽不出人来照顾我夫人的院子?导致堂堂将军府夫人,皇家的二品诰命夫人居然住在这杂草丛生的破败屋子里?

          这下绿枝就算是再迟钝也感觉到了将军的怒火,连忙伏地大哭:

          将军息怒,夫人的病需要静养,稍有喧闹的声音都会让夫人难受不堪,奴婢们照顾夫人一直都是尽心尽力的,请将军明察。

          言下之意就是瑞心苑之所以如此的残破都是因为夫人病重,与旁人无关,几句话就把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

          拖下去!杖毙!

          绿枝正为自己的解释得意的时候,慕宗青冰冷的声音就飘进了她的耳朵里,当下仿若吓傻了一般任由先前的小厮拖走,到了门外才反应过来慌忙大声哭喊饶命。

          绿枝被拖了出去,屋里的其他下人都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看的慕宗青又是一阵的恼火:

          你们都怕什么?抖什么?尽心尽力的伺候夫人有什么好怕的?你们这些贱婢!都出去一人领二十大板,再有下次全部杖毙!

          这边慕宗青在瑞心苑里大发雷霆,那边安康堂便收到了消息,慕雅娴更是一听绿枝在瑞心苑被打,整个人都慌了:

          娘,大伯每次去都相安无事,这次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还打了绿枝,会不会是发现

          住嘴!聂氏一个厉眼射过去什么都没发生,你倒自己先乱了阵脚。

          是,娘,是女儿错了。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瑞心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聂氏赶到瑞心苑的时候,院子里奴婢挨打的声音不绝于耳,看人数,这整个瑞心苑的人怕是一个都没逃掉。

          在往边上看到绿枝已经被打得半死不活,连忙上前阻止:

          住手,再打人就死了。

          回二夫人的话,将军下的命令就是杖毙。

          先等等,等本夫人进去向将军求个恩典,你们先不要再动手了。

          小厮有些为难站在原地犹豫起来,将军是一家之主,可二夫人总管他们,这

          你们这些死奴才,我娘的话都不听了吗?叫你别打你就别打,犹犹豫豫的干什么!慕雅娴厉声呵斥小厮,一边拉着母亲往内室走,一边吩咐别打了,站一边候着。

          内室里,慕雅言坐在床边一手搭着庄氏的脉,慕宗青和慕雅兰站在一边,看着慕雅言的眉头越皱越紧,慕宗青越发的着急起来:

          怎么样,言儿?

          父亲慕雅言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母亲这不像是生病。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