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悔不过爱上你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毕笙顾承胤)

          作者:拂陵

          书名:最悔不过爱上你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2:51

          来源:zsy

          《最悔不过爱上你》男女主角为毕笙顾承胤,是作者拂陵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豪门虐情小说,已上架网络。全文讲述了:全身僵硬,心里一阵恐慌。任由顾承胤一张一合的说着残忍的话,毕笙自始至终一个字都没有说过,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他。守在病房门口的警察一听到毕笙醒来,立马走了进来,看到一动不动的毕笙,苍白的一张脸刚从鬼门关上走了......
          最悔不过爱上你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毕笙顾承胤)

          豪门虐情小说《最悔不过爱上你》,是讲述主人公毕笙顾承胤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拂陵”创作完成。

          三天之后,毕笙终于醒了。

          即使醒来,毕笙也仿佛活死人一般,冰冷的双眸恍若呆滞了一般,只是死死的盯着天花板。

          如果不是她不断起伏的胸口,说明此刻的毕笙还活着,顾承胤都会怀疑她已经死去了。

          顾承胤弯下腰,一双阴沉的脸挡住了她看向天花板的视线。

          毕笙,你终于醒了!明明应该是开心的时刻,可是顾承胤说出口的话却如同冰刀一般,令人全身僵硬,心里一阵恐慌。

          任由顾承胤一张一合的说着残忍的话,毕笙自始至终一个字都没有说过,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给他。

          守在病房门口的警察一听到毕笙醒来,立马走了进来,看到一动不动的毕笙,苍白的一张脸刚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门口一直守着的毕志远听闻毕笙醒了,趁着顾承胤去跟警察交涉的空荡,毕志远溜进了病房。

          看着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毕笙,毕志远的眼底露出一抹心疼,不过瞬间就被厌恶所掩盖。

          坐在椅子上,毕志远长长的叹了口气,毕笙,你你怎么回事?让你陪着顾总你怎么还杀了人!

          她的心在用玻璃碎片捅进男人心口的时候便已经死了。

          杀人?

          呵!

          这就是她的父亲,不管她的生与死,他先关注的是他的事业,他的公司!

          她刚捡回一条命,他却恨不能再来踩一脚,将他结结实实的踹进深渊中,再无力挣脱。

          毕笙,你别怪爸爸心狠,你杀了人,这件事情你是逃离不了法律责任的,所以

          毕志远顿了顿,终究是跟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孩子,只是一想到跟自己的事业相比,这也就不能怪他了。

          你自首吧。

          死寂的脸上瞬间一震,空洞的眼底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就是她的父亲?

          不顾她的死活,也不管她发生了什么,现在竟然让她去认罪?

          哈哈哈哈

          惨白的脸上,凄美的一抹笑意在嘴角扬起。

          张了张嘴,毕笙开口,喉咙像是被针扎一般刺痛,你你就不想知道我遭遇了什么?

          还能有什么,不就是

          忽然一顿,毕志远才发现自己此刻这么开口太过于草率,随即脸色一沉,小笙你受委屈了,爸爸

          你不是我爸!

          一声厉吼,用尽了毕笙全身的力气。

          这种贪生怕死,贪图富贵的人怎么会是她的父亲!

          他不配!

          闻声,毕志远的脸上一直伪装的表情瞬间崩塌。

          他从出事后就赶了过来,一直点头哈腰的待在顾承胤身旁,生怕毕笙有个万一会牵扯到毕家,结果这丫头竟然这么不识好歹!

          胸口愤怒的起伏着,毕志远沉声道:毕笙,这次的事情是你一个人捅出来的,你最好一个人承担下来不要牵扯到毕家,否则

          眼色一沉,毕志远掏出手机,打开了一个视频。

          在看到视频上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的时候,毕笙的眼底立马涌出了一层水雾,牙关在上下磨损着,因为愤怒,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眼底的猩红不断的攀升,愤怒的恨不能挖开他的心看一下,难道他没有心吗?

          毕志远!那是你的妻子,跟你结婚二十几年,你拿她的命作为筹码?你

          妻子?毕志远冷笑一声,毕笙,这不怪我,是你妈听说你出了事心脏病突发被送进了医院,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妈妈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不认罪,你妈妈的手术确认书那我可就装作看不到了。

          毕志远!咬牙启齿的冷哼一声,因为剧烈的动作而扯到伤口,毕笙疼的心口一颤。

          传来开门声,毕志远立马收敛起了嘴角的阴厉,轻笑着真的如同慈父一般,小笙,你可要赶紧康复起来,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让我跟你妈妈怎么活啊,小笙啊,小

          两个年轻警察走了进来,不好意思毕先生,请您出去一趟,我们需要做个笔录。

          闻声,毕志远连连点头,握着毕笙的手用力一紧,警告的瞪了眼毕笙,然后收起了手机,站起身,小笙,你放心,你妈妈那边有我,你别担心,好好配合警方调查。

          说完,毕志远走出了病房。

          一直瞪着毕志远的背影,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恨不能真的一刀剖开毕志远的心脏看一下,他究竟有没有心!

          一个是他结婚二十五年的妻子,一个是他的女儿,他竟然为了荣华富贵不惜抛妻弃子,用妈妈的命来威胁她!

          刚才的视频里,妈妈就这么躺在病床上,周围围满了医生护士,可是却没有任何人给妈妈做手术,只能看着她痛苦的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从她有记忆开始,妈妈就用尽心血的去养育她,培养她,每一次毕志远喝醉了酒打骂她们的时候,都是妈妈用自己单薄的身躯将她护在怀里。

          如果没有妈妈,就没有她,是妈妈给了她命,也是她这辈子唯一的牵绊。

          闭上眼,泪水从眼角滚落,心里的苦涩与痛楚却逼着她再也无法挣脱宿命的纠葛。

          泪水在眼眶中涌动着,可是再张开眼时,她的眼底充满了空洞,冰冷,哀怨,死寂,却再也寻不到半分生机。

          警察进来问询的时候,毕笙明明醒了却如死了没什么区别,全身冒着刺骨的冷意。

          人都有恻隐之心,但是即使是再同情,他们还是要秉公办理,毕竟这次的伤亡事件,受伤的那个人还在重症监护室没有醒过来。

          请问你是毕笙嘛?我们有些问题想跟你了解一下。

          持续发呆的毕笙终于在听到警察这句话后有了反应,微微回过神来,转过头看着问话的警察点了点头。

          是,我是毕笙,人人是我杀的,我愿意接接受法律的制裁。

          因为失血过多,毕笙开口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但语气却笃定坚毅。

          闻言,两个警察都是一愣,他们这么多年办公,遇到过无数犯罪嫌疑人,第一次有人竟然如此坦荡的承认自己杀人了,并且眼里没有一丝畏惧。

          鉴于这次故意伤人案件中还牵扯着暴力与特殊服务在里面,所以警局对于这次的事件格外的关注,加上有人在网络上被肆意的宣传之后,就是有人想要压下来也没有那个可能了。

          看着毕笙这个样子,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警察不由的心疼起了毕笙。

          年轻警察抿了抿嘴唇,收敛起了刚才的严肃,轻声问道:毕笙,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到开庭的时候会成为呈堂证供的,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回忆一下那天晚上的场景

          年轻警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毕笙猛然张口打断了接下来的话。

          我杀人!声音笃定。

          年轻警察愣住了,与中年警察对视一眼,两人竟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毕笙继续开口说道:是我亲手用啤酒瓶刺进了那个男人的胸口,我之前学过医学知识,我明知道啤酒瓶刺进男人的胸口,那个男人必死无疑,但是我依旧会这么做,因为我恨他!我要他死!

          此刻的毕笙面容憔悴,可是说出口的话却依旧带着恨意,紧咬着牙关,目光呆愣的看着地面,一字一句的陈述着。

          伸出双手,毕笙眼色凄冷,警察先生,我杀了人,你们带我回警察局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毕笙便再也没有张开过口,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不管警察怎么问,她依旧死咬牙关,不说一句话,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就是想入狱。

          对上毕笙这样的态度,顾承胤心里的恨意再次被顶到了心口。

          她现在是什么意思?

          自暴自弃?还是觉得入狱后就可以逃脱他的折磨了?

          天真!

          警察询问完离开后,顾承胤推门进来,毕笙又一次恢复到了呆滞状态。

          顾承胤伏在毕笙身侧,声音冷鸷的仿佛地狱传来的一般,一字一句的令毕笙全身战栗。

          毕笙啊毕笙,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你以为躲到监狱我就做不了什么?你逃不了我的!不管你去到哪里,你都不会放过你!

          心里的伤口被两只无形的手不断的撕扯着,直到露出了里面鲜嫩的粉肉,带着鲜红的血液,触目惊心令呼吸骤停。

          面对此刻因为愤怒而猩红了双眸的顾承胤,毕笙忽然释然了。

          好啊,那就一起下地狱。

          这是毕笙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给顾承胤,也是给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