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久情深陆先生别闹!苏笙儿陆北川》&(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夏纭

          书名:婚久情深陆先生别闹!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2:20

          来源:zsy

          婚恋生活小说《婚久情深陆先生别闹!》,是讲述主人公苏笙儿陆北川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夏纭创作完成,又名《婚久情深陆先生别闹!》,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外边啊!她仰着头哭的不成样子,我不要在这里,人来人往的!陆北川,你放过我吧,求求你她哭的委屈,很委屈的那种。陆北川瞬间,停下了动作。停下了动作,却不代表他已经消了气。苏笙儿,你到底想怎样!他似乎隐忍许多了,好长......
          《婚久情深陆先生别闹!苏笙儿陆北川》&(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婚恋生活小说《婚久情深陆先生别闹!》,是讲述主人公苏笙儿陆北川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夏纭”创作完成。

          她惊得汗毛都竖了起来,下意识尖叫出声:陆北川,你想干什么!

          为什么?薄唇狠狠的咬上她的耳朵,带着满满的压迫感的控诉:为什么曲径可以,我却不行!为什么要选他而不是我!

          铺天盖地的男人气息,带着掠夺性的,让苏笙儿无处可逃。

          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似乎这样都不够,大手伸出,直接将她的大衣扯开,里面的衣服,只听得‘撕拉’一声,衬衣就这样被他扬手撕开。

          她死死的按着男人游走的大手,拼命的摇头,眼泪越流越涌,陆北川,我不要

          你不要?他也不怒,反而低声淡笑,五年前那一次你也说过不要!

          可是这是外边啊!她仰着头哭的不成样子,我不要在这里,人来人往的!陆北川,你放过我吧,求求你

          她哭的委屈,很委屈的那种。

          陆北川瞬间,停下了动作。

          停下了动作,却不代表他已经消了气。

          苏笙儿,你到底想怎样!

          他似乎隐忍许多了,好长时间才蹦出这样一句话。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是痛恨更是咬牙切齿,五年前你大摇大摆的说离开就离开,现在回来,苏笙儿你凭什么!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求我!到底凭什么!

          是啊,她凭什么,有什么资格来央求他为了她签这份合同。

          越哭越凶,她根本就回应不了她。

          他仿佛是有许多要控诉的话,末了,却一拳击在车身上。

          耳边,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苏笙儿仿佛听到了骨骼错位的声音,我告诉你苏笙儿,你若敢回英国,那就别怪我这点机会都不给你。

          说完的瞬间,男人将她放了下来。

          又将脱下来的外套,直接仍在了她的身上。

          合同,我现在不会签。

          说话间,他已经打开了后车厢的车门,上车之前,他冷酷的声线丢下这样一句话:给你的合同上写着我现在的住址,明天我只等你到7点,7点你还不来,刚才我们谈好的交易,过时不候!

          车子扬长而去。

          苏笙儿将男人扔给她的外套套在身上。

          他的大衣很大,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很温暖。

          是他味道。

          她一直都没忘。

          闭上眼睛,却发觉眼泪一直都没停下。

          她没敢多耽误,等到心情稍稍平静下来,就第一时间拿出手机买机票。

          孩子第一位,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得先飞回去。

          至于陆北川这边,只好等从英国回来再想别的法子磨了。

          手机显示最早的飞英国的航班是凌晨五点。

          她先是回慕家提前把行李收拾好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她便跟小丫头开了视频。

          彤彤得知妈妈要回去的消息,欢呼的不得了,一口气吃了不少的饭。

          由于小家伙受了伤,不能聊太久,安抚好了小家伙,苏笙儿就挂了电话。

          一夜无眠。

          第二天凌晨,苏笙儿早早的赶去了机场,票都换了出来,播报员却在此时告知,飞机晚点。

          苏笙儿的心早已经飞到了英国,听到播报员的话,心急如焚。

          好不容易熬到了时间,却被告知,因为天气原因取消航班!

          苏笙儿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去服务台问,服务台也说不出什么。

          苏笙儿很急躁,跟女儿分开的这几天,真的很想她。

          她跟女儿这样两地分开,什么时候是个头?

          而且她这次回来,也不是简简单单一个月、两个月的事儿。

          所以,当曲径一个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有了主意。

          曲径已经知道了航班的消息,特意打电话过来问:国内的航班取消了?

          苏笙儿思忖了片刻,才道:阿径,我决定了,让彤彤跟我回来一起生活,正好温婉过两天回国,我打算让她帮忙把彤彤带回来。

          曲径闷了几秒钟,笙儿,你考虑清楚了吗?彤彤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我知道,可是曲径,我想,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曲径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就在苏笙儿以为是不是信号断了的时候,男人的声音才又响起,你不怕被陆北川发现?

          苏笙儿没想那么长远,现下她是这样想的,先接回来再说吧,我这次回来一时半会也回不去,想想也不可能总这样跟彤彤分开。

          苏笙儿听着电话那头的男人长长叹了一口气,好,我尊重你的想法。

          想了想,苏笙儿还是加了一句,曲径,我不是不相信你。

          我知道,抽空我也会回去看你们。

          好。

          她跟女儿又通了一会儿电话,跟小家伙说了一下回不去的原因,小家伙很失望,但听到要回国跟她住一起的消息,又立马兴奋起来。

          苏笙儿这才安心的挂了电话,看了眼时间,最后直接奔去了昨天陆北川给的地址。

          而陆北川这边,电话另一端的郝助理正在给他汇报:您放心,航班给取消了,三天内都飞不了。

          陆北川仿佛局外人一样,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约莫七点半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女佣走过去开了门。

          苏笙儿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陆北川好整以暇的坐在餐桌上吃饭,吃相斯文雅观。

          苏笙儿略微尴尬,你已经吃上了啊,我还想着赶过来给你做早餐呢。

          是我说得不够清楚?陆北川抬眸,目光冷淡,过时不够,听不懂的?

          苏笙儿知道会被陆北川刁难,也提前做好了被刁难的准备。

          她从包里拿出那份昨天陆北川没来及签字的合同,往陆北川的位置走了两步,轻声道:陆墨北,可不可以再给我个机会,日期再多加半个月一个月都可以的。

          陆北川漫不经心的笑了起来。

          苏笙儿,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你做的饭再好吃,三个月也够让我吃腻了,多加半个月、一个月,对我来说,只是负担而已。

          苏笙儿突然觉得有些无能为力。

          好半天,她微哑的嗓音才发的出声,语调很低很慢,那你到底怎样才肯签?

          陆北川没着急说话,只是伸出手朝她勾了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