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宁安陆藏锋凰妃天下章节目录

          作者:阿彩

          书名:凰妃天下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1:29

          来源:zsy

          小说《宁安陆藏锋》由网络作家阿彩所创作,宁安陆藏锋全文免费阅读,宁安陆藏锋最新章节目录全本大结局,欢迎您免费在线阅读。能在一起的。他们在一起,皇上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不会对陆藏锋怎么样,但一定不会放过月宁安,哪怕月宁安再有才能。陆藏锋没有搭理赵启安,他眼眸微眯,掩去眼中的情绪,看似不在意,实则将赵启安的每一句话,都听在了耳朵里......
          宁安陆藏锋凰妃天下章节目录

          穿越重生小说《凰妃天下》,是讲述主人公宁安陆藏锋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阿彩”创作完成。

          反正月宁安再优秀,也与陆藏锋没有关系了。

          月宁安那么聪明,就算现在想不明白,晚些时候也会想明白,她与陆藏锋此生都没有可能。

          月宁安唯一能做的,就是收回对陆藏锋的喜欢,及时止损。

          当然,他相信,依陆藏锋的聪明,也应该清楚,只要他还有野心,还想灭了北辽,把他母亲从北辽接回来,就绝不能碰月宁安。

          陆藏锋与月宁安二人能力太强了,一个有兵一个有钱,这两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一起的。

          他们在一起,皇上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不会对陆藏锋怎么样,但一定不会放过月宁安,哪怕月宁安再有才能。

          陆藏锋没有搭理赵启安,他眼眸微眯,掩去眼中的情绪,看似不在意,实则将赵启安的每一句话,都听在了耳朵里。

          月宁安!

          他的妻子,那个只出现在书信上的名字,那个只在城门口有一面之缘的女子,渐渐的在他心里鲜活了起来,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

          赵启安故意挑衅陆藏锋,陆藏锋不为所动,皇上却气得不行,苏家到底怎么一回事?苏相到底会不会教儿子?

          苏相那人汲汲营营,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他哪有闲功夫教孩子。

          皇兄,你就辛苦一点,代苏相教教他那两个孩子。

          赵启安见状,不忘给皇上添一把火,把皇上的不满,引到苏相身上去。

          月宁安现在是他的人,月宁安与苏相有仇,就等于他与苏相有仇,他自然不能放过苏相。

          朕回头,就传苏相进宫问话。

          皇上咬牙切齿的道。

          皇兄你别忘了圣旨的事,不然月宁安得说我言而无信。

          月宁安这女人本事大,脾气也大,我可不想让月宁安误会我。

          赵启安话里话外地,都透着与月宁安的亲近,每次提到月宁安的名字,他都会看陆藏锋一眼,见陆藏锋不为所动,顿时觉得没劲得很。

          陆藏锋这人,越活越没有人气了。

          朕知道了,不会忘了。

          皇上应了一声,突然道:对了,月宁安手中的那座矿,你问出在哪里了没有?

          皇兄,你在开什么玩笑?发现铁矿不上缴朝廷,私自开采是杀头的大罪,你觉得我去问,月宁安会承认吗?月宁安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把这种要命的把柄,送到他手里。

          铁矿?陆藏锋突然出声。

          赵启安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得意的道:对呀,铁矿!这些年,你手下那些兵用的兵器,都是月宁安私下打造出来的,然后借苏家的线,以朝廷的名义送到前线。

          怎么样,知道月宁安为了你,甘愿冒杀头的危险,私自开采铁矿,落下这么一个大把柄在苏家,有没有被感动到?

          我现在相信,她确实,很能干!陆藏锋毫不吝啬的赞道。

          月宁安这三年,能赚到供养大军的银子,背后必有皇上的护航,但是

          月宁安能在皇上的眼皮底下,瞒过皇上私自开采铁矿、打造兵器,并且三年都没有让皇上找出铁矿的下落,没有让皇上抓到把柄,这就不是一般的本事了。

          然而,月宁安不知道,她越是出色,越是能干,就离陆夫人的位置越远。

          可惜,晚了!赵启安幸灾乐祸的道。

          月宁安已经被陆藏锋伤透了心,就算还对陆藏锋有情,也该死心了。

          陆藏锋没有说话。

          赵启安眼眸一转,说道:皇兄,我有一个好办法,可以顺利接手月宁安手中那座铁矿。

          什么办法?那座铁矿,算是皇上心中的一根刺。

          铁器是朝廷管制的兵器,不经朝廷允许,民间不许流通,可月宁安手中却有一座他不知道的铁矿。

          甚至,他都不知道,月宁安这三年,到底打造出了多少兵器,有没有私藏兵器?

          陆藏锋眼眸微动,看了赵启安一眼。

          不需要赵启安说,他就知道赵启安的办法是什么。

          不过,他不会阻止。

          他也想要再会一会,赵启安口中的月宁安。

          让藏锋去找月宁安要呀,月宁安那么在乎藏锋,藏锋开口,月宁安肯定会给。

          而且,藏锋跟我们不一样,月宁安不相信我们,但她肯定相信藏锋,不会防备藏锋。

          那座铁矿在月宁安手里,对月宁安来说也是一个威胁,而且

          陆藏锋已经打完仗了,月宁安不需要再往前线送兵器,她那么聪明,肯定知道现在把铁矿交出来,是最好的。

          他甚至都怀疑,月宁安已经着手安排了。

          皇上也觉得这个办法甚好,便问了一句,藏锋,你怎么说?

          臣,领旨。

          陆藏锋没有拒绝,起身,朝皇上抱拳行礼,臣这就出宫,去找月宁安。

          不皇上想说不急,可看到陆藏锋一张死人脸,硬是把到嘴的话噎了回去,改口道:行,你去吧。

          臣,告退。

          陆藏锋松开拳头,站直,转身,朝赵启安走去,白天,在茶楼上偷窥的人,是你?

          赵启安直觉不妙,不

          嘭!陆藏锋突然出拳,一拳砸在赵启安的脸上,果然是你!

          陆藏锋,你疯了!赵启安毫无防备,被打得摔倒在地。

          他吐了一口血水站了起来,随手扯下脸上被陆藏锋一拳打凹的面具,露出他常年不见天日、苍白无血色的脸。

          他的脸上,有一道刀伤,像蜈蚣一样从右眼一直沿续到左下额,生生破坏了他清雅俊美的五观,显得有几分狰狞。

          算计我,是要付出代价的!陆藏锋面无表情,再次挥拳。

          你还打起劲了!赵启安躲了一下,见陆藏锋没完没了,火气也来了,扑上去就与陆藏锋打成一团。

          皇上吓了一跳,急忙起身,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朕叫你们住手!听到没有?

          可惜不管他怎么喊,陆藏锋与赵启安都没有停手的意思。

          两人以拳相博,拳拳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