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调宠爱总裁不好嫁》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夏久月慕景深小说全文

          作者:夏久月

          书名:高调宠爱总裁不好嫁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1:07

          来源:zsy

          夏久月慕景深是《高调宠爱总裁不好嫁》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夏久月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介绍:她才不去呢!!!决定好之后,夏久月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漱去了。慕景深站在镜子面前,总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红肿。他仔细的瞅了瞅,立刻发现脸颊上,好像有个五指印。居然有人敢打他!!!联想到,今天早上夏久月从他的席梦思......
          《高调宠爱总裁不好嫁》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夏久月慕景深小说全文

          婚恋生活小说《高调宠爱总裁不好嫁》,是讲述主人公夏久月慕景深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夏久月”创作完成。

          王叔夏久月张着嘴,剩下的话完全没有说出口的机会。

          夏久月犹豫了一下,她到底要不要去告诉慕景深呢?

          不去!

          她才不去呢!!!

          决定好之后,夏久月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漱去了。

          慕景深站在镜子面前,总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红肿。

          他仔细的瞅了瞅,立刻发现脸颊上,好像有个五指印。

          居然有人敢打他!!!

          联想到,今天早上夏久月从他的席梦思上醒来,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这个小女人打的。

          慕景深微微眯起眼睛,很好!

          居然敢有胆子打他!

          楼下正在用餐的夏久月,轻轻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自言自语道: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身体下意识一僵,侧头就看到慕景深那张布满寒冰的脸颊。

          她微微缩了缩脖子,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慕景深看到夏久月心虚的模样,越发肯定自己脸上的五指印,一定是跟她有关系。

          他坐到夏久月的对面,冷冰冰的质问道:夏久月,我脸上的手印是怎么回事?

          她目光落到慕景深的脸颊上,眼眸微微闪烁,连忙咽下口中东西,镇定道:我怎么知道?

          他应该不记得,她打他的事吧?

          慕景深冷哼一声,如寒冰般的眸子紧紧看着她,充满危险的问道:你真的不知道?

          说完,他微微停顿片刻,浑身散发出一股冷意:别墅里可是装有监控的,你现在要是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说了。

          监控?

          家里该不会真的有监控吧?

          她要是坦白的话,慕景深会不会一气之下劈了她?

          可是如果不说,万一家里真的有监控,他看到昨晚上自己不仅打了他一个耳光,还踢了他好几脚,她岂不是会更惨?

          权衡片刻之后,夏久月立刻有了主意。

          她清了清嗓子,义正言辞地教训道:是我打的你,可我打你也是为你好,你总是喜欢占我便宜,我可是你父亲的妻子,你的继母,你这样做有违常理,我自然要替你父亲好好教育你一下。

          不过,看在你昨晚喝醉的份上,我也不会跟你过多计较,你以后不要再喝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

          慕景深听着自己老婆,一副长辈的口气教训自己,心里十分的不爽。

          呵他怒极反笑:照你这样说,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夏久月听出他言语之中的危险,摇了摇脑袋,讪讪一笑:我,我我只是好心提醒你。

          慕景深扯了扯嘴角,一字一句咬得格外重:那我真是要谢谢你了。

          闻言,夏久月是想笑都笑不出来,干巴巴地说道:对对不起,我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谁让你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他昨晚上非礼自己,她也不会打他。

          哼不要脸!

          慕景深见她嘴巴,无声的一张一合,冷声道:你在骂我?

          夏久月脸上的表情僵住,一丝诧愕从眼中划过,连昂你讨好地朝他笑了笑:怎么会?

          慕景深轻哼一声:最好没有!

          夏久月干巴巴的笑着,觉得餐桌前的气氛快要让人窒息了,她又想逃了,于是道:那个我尿急,去趟厕所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景深打断:想要逃走?

          夏久月一脸真诚的道:怎么会呢?我真的想去厕所,再说了这里可是你的地盘,没有你的允许,我我又能去哪里呢,对不对?

          慕景深对上她清澈的眼眸,眼神微微一滞,心中的怒火不由消散一些。

          但是,却也不想就这样轻易放过她,免得她以后得寸进尺。

          他对着一旁的王叔吩咐道:王叔,今天别墅里所有的清洁工作都交给她,她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就给她饭吃,做不完就一直没有饭吃。

          夏久月猛地抬起头,诧异带看着他,愤愤不平的反驳道:凭什么?

          她可是长辈了!

          长辈!!

          他的继母!!!

          他凭什么让她干这些?

          凭什么?就凭你昨晚上打了我。

          慕景深说的咬牙切齿。

          他原本以为夏久月只是打了他一耳光,洗澡的时候他又在身上发现几个青紫的痕迹,完全不像是摔倒导致的。

          当时,他真的是恨不得把夏久月拉过来,好好教训一顿,

          现在只是让她打扫卫生,已经是很便宜她了!

          夏久月看到他施舍般的眼神,心里的怒火蹭蹭蹭往上爬,狠狠怕了一下桌子,怒声说道:如果不是你无礼在先,我怎么会打你,这根本不是我的错,我是不会打扫卫生的。

          不做?他淡淡重复了一遍,夏久月却从里面听出了危险的意味。

          她咬了咬牙,倔强地看着慕景深,坚定道:不!做!

          慕景深慵懒地靠在椅子上,表情十分的平静,缓缓说道:既然你不想做,那就用别的来偿还你犯下的错误。

          夏久月的心里顿时升起一股警觉,刚想问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他残忍冷酷的声音:你打了我的脸,那就用两条腿来偿还。

          她猛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慕景深,没先到他居然如此心狠。

          夏久月紧紧攥着双手,昂着脑袋依旧不肯低头:慕景深我可是你的继母,你要是敢做,我就敢告诉你父亲,说你不尊长长辈,非礼不成恼羞成怒,就要打断我的腿。

          慕景深完全不为所动,目光落到她脖子上,嘲讽的冷笑一声:夏久月,你身上的痕迹可还没有消退,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你送到我父亲哪里,你亲自给他解释解释?

          痕迹?

          什么痕迹?

          夏久月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痕迹是指什么。

          她不想嫁给慕先生,才会想出那么一个馊主意,去和别的男人鬼混,可现在却成了慕景深威胁她的把柄。

          顿时,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口银牙都差点咬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