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免费试读 罗安杏冷傅轻是什么小说

          作者:辣子酱

          书名: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1:03

          来源:zsy

          《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小说是辣子酱的倾情力作,该小说主角是罗安杏冷傅轻,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婚恋生活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又茫然地坐了上去。她记得一本书里说过:每一个人都有另一面,你可能没发现你居然会因为一件小事而恼怒,当你发现后,就会经常因为小事而恼羞成怒。这像极了莫子文,一次绝情可能他会觉得愧疚,第二次就算习惯了。骑车还不到一......
          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免费试读 罗安杏冷傅轻是什么小说

          婚恋生活小说《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是讲述主人公罗安杏冷傅轻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辣子酱”创作完成。

          她大步流星地走出书店,心里的痛却一点点散开,她仰头看了看天,什么时候那白云早已不见了,只有大朵大朵的黑乎乎的乌云悬浮在半空中,似乎很快就要向地面压下来。

          快下雨了,但她不在乎,她茫然地走到单车边,又茫然地坐了上去。

          她记得一本书里说过:每一个人都有另一面,你可能没发现你居然会因为一件小事而恼怒,当你发现后,就会经常因为小事而恼羞成怒。

          这像极了莫子文,一次绝情可能他会觉得愧疚,第二次就算习惯了。

          骑车还不到一半,雨点就打了下来,罗安杏无奈地放下自行车,在旁边的蛋糕店屋檐下躲雨。

          衣服被淋湿了,雨里夹杂了些风朝她飘过来,冷得她瑟瑟发抖,尤其是在刚刚还和负心汉以及小三相遇后。

          身上的冰冷远不及内心的严寒。

          天有点儿黑,蛋糕店灯火通明,她走了进去,要了杯热饮暖暖身。

          老板娘四十来岁,很漂亮,是个热情的人,也许是看她淋了一身湿,一会儿,送了一小块蛋糕过来。

          是块巧克力派。

          罗安杏知道,此时的她一定很狼狈。

          罗安杏不爱吃巧克力,怕发胖,但老板娘执意要送她,说是自己新推出的产品,就当帮她尝尝口味。

          她也只好收下,又觉得不能辜负了老板娘心意,纠结了很久,终于还是吃了一口。

          外皮酥脆,一股浓烈的巧克力味浸入舌根,夹心部分细腻柔软,罗安杏觉得自己快被融化了。

          当她吃第二口的时候,眼睛瞬间湿润了。

          最近一直觉得心里很苦,突然吃这么甜的东西让她把压抑在心底许久的东西都迸发了出来,原来甜食真心的可以帮助分泌多巴胺与肾上腺素。

          她流着眼泪,颤抖着的双手把巧克力派一勺一勺地放进嘴里。

          也许,她以后要爱上甜食了。

          吃完了后,心情开阔明朗了许多。

          她抬头抽纸巾时,赫的发现不远处坐着一位男人,那男人目不斜视地看着罗安杏。

          罗安杏被看得心里直发毛,正要起身过去询问,男人却站起来走出了蛋糕店。

          老板娘忙完那边,见她眼角红红地,担心地走了过来。

          姑娘,这巧克力派是不是不合胃口?

          罗安杏摇摇头,向老板娘竖起了大姆指:很棒,谢谢!

          不用谢我,其实是那位先生要送你的,又怕你不吃,便要我说是我送的。

          老板娘指了指男人的背影。

          罗安杏愕然。

          他们认识?

          雨停了,罗安杏起身离去,天气像极了她的心情。

          很好,天又晴朗起来了,她又活过来了。

          她抬头看看蛋糕店的招牌:迷宫方块蛋糕屋。

          她想,这名字好古怪和奇特,她一下子想起,这个蛋糕店所有的蛋糕都是方形的!

          这是个有故事的蛋糕店。

          从蛋糕店出来,通往回家的道,路很滑,罗安杏索性直接把单车骑在人行道上,她骑得特别小心,生怕撞到路人。

          但偏偏事与愿违,眼看马上就到了红绿灯处,又正好亮了绿灯,准备拐个弯过马路,却突然出现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地向单车扑来,罗安杏根本来不及刹车

          啪嚓,咣当男人倒在了地上,而罗安杏连人带车倒在了旁边的草地上。

          是送蛋糕的男人!

          但罗安杏看得清清楚楚,她的单车根本就没有撞到那男人,草坪很软,罗安杏没受伤,她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上那辆东倒西歪的自行车,踉踉跄跄地走向男人。

          喂?先生?罗安杏俯下身,急切地叫到。

          但男人似乎已经昏迷,他眼睛紧闭,脸色苍白。

          见此情景,罗安杏心里更慌乱了,她没碰到过这种事,只能打电话求救。

          彼时周围已经围了一些人,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都说是罗安杏把男人撞昏迷了。

          打完电话后罗安杏蹲在地上,她焦急地等待急救车的到来,虽说这男人根本不是自己撞的,但人命关天,她也要先把这人送进医院再说。

          当下她脑子里只有一些笨拙的急救方法。

          人工呼吸,压胸,掐人中

          平衡了一番,她决定还是掐人中。

          罗安杏把男人的头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用大姆指狠狠地朝男人的鼻梁下掐去

          男人眼睛缓缓地睁开,大概是被掐痛,嘴里发出嗞的一声。

          见一陌生女人的脸在自己面前,人中传来的痛感让男人有些恼怒:痛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