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园锦绣:弃女是福妻》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上官云止苏秋云小说全文

          作者:金小洛

          书名:田园锦绣:弃女是福妻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0:42

          来源:zsy

          《田园锦绣:弃女是福妻》是一部以穿越重生为题材的小说,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男女主角上官云止苏秋云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的作者是“金小洛”,详情概述:酸,伸手刚把苏萌萌扶起来,身后却传来罗堂的声音。给给我上,抓到这小娘们,今天晚上让你们好好乐呵乐呵。罗堂在看到有人受伤后慌乱地向后退了几步,然而等待一会儿并没发现什么异样后,大着胆子恶狠狠地道。这些人他可是花了......
          《田园锦绣:弃女是福妻》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上官云止苏秋云小说全文

          穿越重生小说《田园锦绣:弃女是福妻》,是讲述主人公上官云止苏秋云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金小洛”创作完成。

          啊!一道男人的惨叫声响起。

          只见一枚袖箭穿透小混混的手掌,血流如注。

          苏秋云察觉到拧着的头发松开后,第一时间向着苏萌萌跑去。

          萌萌,你怎么样?苏秋云一脸担忧的观察苏萌萌的情况。

          娘,我没没事。

          苏萌萌忍着后背的疼痛,扯动嘴角给予一丝安慰的笑容。

          苏秋云鼻子一酸,伸手刚把苏萌萌扶起来,身后却传来罗堂的声音。

          给给我上,抓到这小娘们,今天晚上让你们好好乐呵乐呵。

          罗堂在看到有人受伤后慌乱地向后退了几步,然而等待一会儿并没发现什么异样后,大着胆子恶狠狠地道。

          这些人他可是花了银子的,本想着抓起来买到青楼换几个钱,可现在既然受伤了,就不能只是换钱那么简单了。

          罗堂言语中的诱惑,让原本出现胆怯的小混混们重新鼓起勇气,再次向苏秋云靠近。

          娘,你快走。

          苏萌萌挺身把苏秋云护在身后。

          走在前面的小混混一脸的嫌弃,抬脚就向着苏萌萌胸口踹去。

          只是

          ‘噗’袖箭插入皮肉的声音。

          啊!男人惨痛的大叫声再次响起,身后的小混混马上停住脚步,不敢擅自靠近。

          这次的苏秋云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慌乱,清楚的看到袖箭射来的方向,那里停着一辆马上,装饰并不显眼。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苏秋云可不觉得这样的好事会沦落到她的头上,但眼下的情况,也只能借着对方的帮忙而脱身了。

          想着苏秋云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还来吗?说着向前迈出两步。

          随着她的向前,小混混们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看着形势不利,罗大娘靠近罗堂身边道,弟弟,听说这小贱人的奸夫可是通缉犯,如果抓起来送到衙门,一定能得到不上赏银。

          一听到钱,罗堂的双眼中马上浮现出贪婪的光芒。

          罗大娘看出苗头,双手叉腰一脸得意的讽刺道,小贱人,快把你的奸啊!

          话没有说完,罗大娘的嘴里就有鲜红的液体流出流。

          苏秋云眼眸中滑过一丝诡异的光芒,然后一脸担忧地问着,罗大娘你还好吗?牙掉了几颗?舌头还在吗?

          小贱人罗大娘一脸的愤怒,然后说出口的话却因为嘴巴流血而含糊不清。

          啊!听上去很严重,还是赶紧去医治吧!免得苏秋云一脸可惜的摇着头。

          苏秋云言语中的心灾乐祸,让罗大娘的脸色发青,伸手去拉身旁罗堂的手臂,有弟弟在,今天一定不会放过这个贱人。

          然而

          罗堂向后躲了躲,有点躲避瘟疫的意思,姐,今天我们失算了,改天、改天我重新找些身手好的,我们再、再对付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去。

          银子虽然重要,可要是没命了,银子有个鸟用。

          弟弟,你罗大娘瞪大双眼,仿佛不敢相信自己一向疼爱有加的弟弟,既然就这样带着所有人走了。

          苏秋云提着的心放下,微笑着向罗大娘靠近,罗大娘听说家里最近在办喜事,不知具体的日子定了吗?到时候我好去讨杯喜酒喝。

          罗大娘嚣张跋扈的恶行,村里人心知肚明,而她家里的那位,更是非常厌烦,最近正准备迎娶姨太太。

          你罗大娘狠狠地瞪向苏秋云。

          ‘咻’苏秋云开口发出一个响声。

          啊!罗大娘保住自己的脸面大叫一声。

          哈哈哈。

          苏秋云大声笑着,下一秒笑容收起靠近罗大娘阴深地道,不是想见我的奸夫吗?我现在就让他

          话还没有说完,罗大娘已转身逃走。

          哼。

          苏秋云冷哼一声,就这胆子也敢来找茬,然而下一秒心中就浮现疑惑,到底是为什么处处针对她呀?

          因为她是外乡人?

          因为她有奸夫?

          娘。

          苏萌萌的呼喊声,打破苏秋云的思索,而在她转身准备去扶儿子时,那辆帮助她的马上正好驶出她的视线。

          娘,为什么有人会帮我们?苏萌萌眼神中满是担忧。

          苏秋云耸耸肩,管他呢?我们回家。

          在说马车上。

          主子,你刚刚秦明双眸中满是担忧,主子的身份特殊,眼下形势不明还是隐藏身份为好,刚刚的出手危险性太大。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上官云止幽冷的声音响起,奸夫!

          秦明身体一颤,苏夫人是寡妇,和她有牵扯的男子,总是会被不明人士冠上

          有牵扯?上官云止双眉微皱。

          属下知错,主子只是不忍苏夫人母子被欺负,才会出手相救,并没有和苏夫人有任何牵扯。

          主人的身份,并不是一般女人能够高攀的,更别说是一个寡妇,这种低级错误怎么能犯。

          秦明的认错,上官云止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只是深邃的双眸中划过一丝欣然。

          次日,苏秋云和苏萌萌把狼的尸体拖道镇上卖掉得到一笔银两,准备买些日常用品回家,却遇到了石开。

          当然,苏秋云并不认识石开,但是看到苏萌萌与他的热情的相处态度中猜出,应该是原主的旧相识,并且来往比较频繁。

          萌萌,给你铜板去买包子吃。

          石开一脸和善地道。

          只是苏萌萌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转头看向苏秋云。

          从石开的穿着来看,生活也不富裕,能够拿出铜板给萌萌买包子吃,定然是有事情想要单独和她说。

          去吧!苏秋云点点头。

          得到容许的苏萌萌欢笑着接过,向着不远处的包子铺跑去。

          苏夫人今后有何打算?石开开门见山,没人任何铺垫。

          然而这样的问话,却让苏秋云一愣?

          她还真没有想过以后,眼前的就只想着赚钱度日而已。

          苏秋云的不予回答,在石开看来就是一种得多且过的态度,不由的微微一叹,苏夫人想这样一直带着萌萌生活下去吗?

          虽然他不介意对他们孤儿寡母进行帮助,但那些流言蜚语他作为男人可以不在乎,可是对于她们母子却非常不利。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