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少,这辈子都是我的许夏安战寒宇精彩在线试读

          作者:花浅

          书名:战少,这辈子都是我的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0:40

          来源:zsy

          《许夏安战寒宇》是花浅创作的小说,主要讲述了许夏安战寒宇两个人之间缠绵缱绻的故事。这里有(全章节)《许夏安战寒宇》小说在线阅读:别着凉了。他轻轻在她耳边说着,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此刻,另一双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许然然凌厉的目光锁定在战寒宇身上。如此贴心的举动看的她心痒痒,她扯了扯裙摆,冲了上去。姐姐,战总,好大的雨啊,......
          战少,这辈子都是我的许夏安战寒宇精彩在线试读

          婚恋生活小说《战少,这辈子都是我的》,是讲述主人公许夏安战寒宇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花浅”创作完成。

          许夏安抖了抖身子:这天气还真是变幻莫测呀。

          ------------------------

          许夏安穿的晚礼有些单薄,忍不住的抖了抖身子。

          战寒宇一眼便察觉到了。

          别着凉了。

          他轻轻在她耳边说着,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

          此刻,另一双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许然然凌厉的目光锁定在战寒宇身上。

          如此贴心的举动看的她心痒痒,她扯了扯裙摆,冲了上去。

          姐姐,战总,好大的雨啊,你们要走了吗?

          许然然装作若无其事般的搭讪道。

          听见许然然这假模假样的声音,许夏安无奈的皱了皱眉。

          是啊,我们先走了。

          许夏安敷衍的回答。

          战寒宇单手抱住许夏安,手紧紧的包裹在她的腰上,两人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战寒宇的司机已经抵达门口,拿着两把伞正朝这边走来。

          战总,夫人,请。

          司机十分礼貌的将伞递给了战寒宇。

          这么大的雨,姐姐我们还是一起回去吧,正好我也要走了!

          许然然先发制人,生怕被战寒宇扔下。

          战寒宇什么都没说。

          只是观察着许夏安的表情变化。

          还没等许夏安开口,战寒宇就将手里的伞递给了许然然:我们还有事,许小姐请便。

          一旁的司机反应极快,立马就把自己的伞交给了战寒宇,随后自己淋着雨跑回了车上。

          遭受到拒绝的许然然只好接过伞,气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

          不得不说,战寒宇的解决方式十分绅士,他虽然不喜欢许然然这个女人,但她毕竟也是许夏安同父异母的妹妹,碍于面子,他还是维持着基本的礼貌。

          许然然尴尬的笑了笑,还未等她道谢,战寒宇便挽着许夏安消失在了雨里。

          两人上了保姆车,许夏安这才完整的松了口气,嘴里还冒着一些酒气。

          战寒宇也喝酒了,甚至还有些微微上头,不过意识还算清醒。

          夏安,怎么了?战寒宇关怀备至。

          许夏安视线投递到窗外:没事。

          冷冷的雨夜,谁也不知道许夏安内心承受着怎样的重量,她倚靠在战寒宇的肩上,不知不觉的昏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许夏安似乎听见战寒宇和司机在说些什么,可她太困了,等她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床上。

          她眯着眼,周围一片黑暗,隔了好一会才恢复视觉。

          这是哪儿?这不是我的房间!

          许夏安紧张起来,睡意立马就被这陌生的环境给掩盖过去。

          她在黑暗里摸索着,终于按下了灯的开关。

          打屋内一片昏黄,卧室很大,家具的摆设也十分有特色,这让许夏安不禁好奇起来。

          她下了床,发现自己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裙,她咬住嘴唇,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胸口的衣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瞬间袭上后脑。

          四周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打开衣柜却发现挂着的全是男人的衣物,清一色的黑白。

          她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眼前的景象着实让她有些震惊。

          这里的面积比许家大了不止一倍,而且许夏安所处的楼层是四楼,打眼往上还有两层

          有,有人吗?许夏安轻轻喊了声,走廊里都在回荡她的声音。

          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已经是半夜两点。

          她光着脚站在原地,不知该往哪里走。

          忽然,左侧房间响起了门把转动的声音,许夏安下意识的蹲下了身,屏住了呼吸。

          毕竟上一世是被歹人所害,这也不得不让许夏安随时提高警惕心。

          夏安,你醒啦。

          一阵温柔而又熟悉的男声传来,许夏安松了口气。

          战寒宇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看着许夏安无助的蹲在地上,他立刻奔了过去,眼神里满是担忧。

          怎么了夏安?,夏安?

          战寒宇着急的叫着她的名字,看得出来,许夏安被吓得不轻。

          战哥哥这,这是哪儿?许夏安抬起双眸,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夏安,这是我家,放心,这没有外人。

          战寒宇安抚着她的情绪。

          他也根本没想到许夏安的承受能力这么轻,只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就把她吓成了这样。

          自从母亲离世以后,许夏安从小便没有了安全感,尤其是在自己不熟悉的环境里,对她来说就是地狱。

          她一把扑进了战寒宇怀里,就像一个小女孩般柔弱,与平时的许夏安简直判若两人。

          虽然气氛有些严肃,但战寒宇心里还是暗自窃喜了一番,至少许夏安是对他投怀送抱了。

          他安抚的拍拍许夏安的肩膀,将她扶进了卧室。

          战哥哥,我怎么在你家?

          许夏安瞥了瞥自己身上的粉色睡裙,有些羞涩的问道。

          刚才你在车上睡着了,又喝了酒,我怕许伯父责怪你,所以就自作主张把你带回家了。

          对了,你,你身上的衣服是我让家里的阿姨帮你换的

          战寒宇低下头羞涩的解释道。

          许夏安点了点头,气氛不知怎的竟有些微妙,还夹带着几分暧昧的气息。

          夏安,要不你先休息吧,我,我也先回房了。

          战寒宇有些手足无措。

          谁会想到叱咤风云的商业大佬战寒宇也会有这样害羞的一面呢?而且还是在面对自己未婚妻的情况下。

          他刚刚起身,许夏安就伸出手拉住了他:战哥哥,我睡不着,你能不能陪陪我?

          许夏安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来的胆子说出这句话的,而且还是在这极其暧昧的夜晚。

          两人就像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即使有千言万语,可却也害羞的说不出口。

          战寒宇转过身来,轻轻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