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美妻:靳总,离我远点》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苏瑾靳彦霖)

          作者:三叶儿

          书名:重生美妻:靳总,离我远点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0:04

          来源:zsy

          完整版小说《重生美妻:靳总,离我远点》是三叶儿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瑾靳彦霖,内容主要讲述:人顿时停住声音,朝这边看来,见是苏瑾之后,程艳已有不少细纹的眼角适时滑下两滴泪,既委屈又伤心。到底是自己妻子,苏父伸手顺了顺她的背,有些不悦地看向苏瑾说:今天在公司怎么回事,琳琳是你妹妹,你有什么理由非要当着员......
          《重生美妻:靳总,离我远点》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苏瑾靳彦霖)

          穿越重生小说《重生美妻:靳总,离我远点》,是讲述主人公苏瑾靳彦霖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三叶儿”创作完成。

          重生回三年前,苏瑾对于公司现在的事务少不得遗忘,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算回顾起来,逐渐上手。

          一直加班到七点,苏瑾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这才收拾东西开车回家。

          只可惜,家中也不得安宁。

          老公,你得为琳儿做主啊,苏瑾她就算再不喜欢我们母女,也不能在公司这么说她啊!她这是存心要让琳儿在公司待不下去!

          刚一进门,继母程艳惨烈哭泣的声音便传入耳中,期间还夹杂着苏琳的泣声。

          苏瑾一个头两个大,被这哭声弄得浑身不舒服,进门的时候不自觉地踹了一脚门框。

          客厅里正在哭泣的两人顿时停住声音,朝这边看来,见是苏瑾之后,程艳已有不少细纹的眼角适时滑下两滴泪,既委屈又伤心。

          到底是自己妻子,苏父伸手顺了顺她的背,有些不悦地看向苏瑾说:今天在公司怎么回事,琳琳是你妹妹,你有什么理由非要当着员工的面给她难堪?

          苏瑾自顾自走到茶几旁给自己倒了杯水,神态自若地在沙发上坐下,边喝水边看程艳跟苏琳演戏。

          见此,程艳哭得更惨烈了,苏琳也是红着眼眶,咬唇楚楚可怜地对着苏瑾道歉:姐姐,今天是我的错,没什么经验还乱说话,以后我不会再说了。

          她这般认错,又有程艳哭诉,苏父见苏瑾毫无表态也不禁动了气:苏瑾,说话!长辈在你面前失态成这样,你还有心思喝茶?给我解释清楚!

          苏瑾慢条斯理地把水杯放下,抽了张纸巾拭去唇上的液体,随即看着苏父柔柔一笑:爸,我这个姐姐当得还不如原姐夫好,琳琳今天在公司可着劲儿帮严诚说话,我这不是心里不好受,说话重了点么。

          听到严诚,已将对这人的印象打入谷底的苏父自是皱眉,连问苏瑾:怎么回事?

          爸!苏瑾还未开口,苏琳却抢先一步,泫然欲泣道,都是我不好,听说姐姐要接手严经理的项目,担心姐姐没接触过,就关心了几句。

          是我没考虑到姐姐作为公司总裁的地位,让姐姐丢面子了,对不起

          她一口一个姐姐叫得亲近,苏瑾却泛起阵阵恶心,眼里流露出明显的不耐。

          苏父是公司董事长,对这类事情见得多,从苏琳的话里也找不到过分的地方,便安抚她说:你的关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苏瑾就算是总裁那也得衡量能力行事,你做得没错。

          苏瑾听得挑眉,心里给苏琳混淆是非的能力点个赞,接着便听苏父数落道:苏瑾,你在公司的时间也不短了,不要因为私人原因耽误工作。

          严诚先不论他其余如何,至少这个总经理当得还可以,不要因小失大。

          修长双腿叫叠,苏瑾双手环胸靠着沙发背一副悠闲模样,眼神却比冰雪还要严寒。

          妹妹忘性真大,我记得你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咄咄逼人质问我为什么插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关心我?你还说你是担心公司利益,姐姐在你心里原来这么没用吗?只是接手项目而已,又没有不让严诚参与,连这样妹妹都不允许吗?

          苏瑾含着水意的眼眸一转,盯到了程艳身上,大度说道:阿姨你别哭了,我跟严诚已经解除婚约了,不会再阻碍他们,苏琳可以光明正大跟他在一起的。

          这么一番说辞,再加上苏瑾情真意切的面容,饶是程艳也愣了神,一时间做不出反应。

          还是苏琳惊惶僵住,眼神混乱心虚,虚张声势般大声反驳:姐姐,你、你怎么又这么说我?我一直当严诚是姐夫,姐姐你不能血口喷人啊!

          证据确凿的事情,视频我都有,妹妹你为什么不认?苏瑾故作疑态,一双美眸却紧紧盯着苏琳,不让她有丝毫退却的余地。

          苏父眼底暗光涌动,闷不做声地看向苏琳。

          那双饱经风霜的眼睛里看不透情绪,可只那一眼就叫苏琳浑身发颤,脑袋一懵,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不可能!酒吧的监控明明坏了,昨晚根本什么都没拍到!

          她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嘴张了张,恍然对上苏父骤然变得严厉的眼神。

          苏瑾忍不出差点笑了出来,果然演技再好,脑子不够精明还是要露出马脚的。

          她揶揄地看过去,故作惊讶:妹妹怎么知道酒吧监控坏了?难不成你心里有鬼,还真去那边查了?

          苏父这时候也一把推开扒在身上的程艳,火气蹭蹭往头上冒,眼中怒火几乎化成实质。

          不是的!我、我只不过想去证明自己的清白,所以才苏琳慌不择言,脸色煞白,着急忙慌地想要解释。

          苏瑾却是不给她机会,咄咄逼迫道:俗话说清者自清,若是妹妹没有做这些事情,那又何必要去找证据呢?如果你什么都没做,视频里根本不会出现你才对啊。

          苏琳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被苏父冷冽至极的眼神盯到急得眼里直冒泪花,这回倒不是装的了。

          还是程艳老道,冲着苏瑾理直气壮地喊:那你有证据,你把视频拿出来!

          苏瑾耸肩,冷艳的面颊随意一笑,意有所指地看向苏琳,嘴角绽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妹妹不是说了吗,那天监控坏了啊,视频什么的自然是没有的喽。

          一时间,苏琳跟程艳俱是吵嚷起来,前者哭得撕心裂肺,委屈地好像窦娥,程艳则不断哭喊着过不下去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冲着苏父哭诉。

          够了!苏父这时候已经气得脑仁儿疼,伸手把快要癫狂的程艳按住,这个家都被你们吵成什么样了!

          苏琳被一吼,哭声都噎在了嗓子眼里,程艳不死心,抹着泪哭道:老公,琳琳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这孩子心眼儿少又善良,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你一定是相信我们母女的,是不是?

          她两手勾住苏父的胳膊哄骗着,可苏父到底是个明辨是非的,只无情甩开程艳的手,满身寒冽地站起,冲着苏琳和程艳狠绝道:苏琳这几天不用去公司了,程艳你陪她在家好好反省,没事别出去。

          说罢,苏父便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去。

          苏瑾对上苏琳跟程艳陡然怨恨的目光,欣然一笑,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