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芳甜甜-慕容倾秦越焕免费在线阅读

          作者:芳甜甜

          书名:刁蛮郡主:王爷太娇宠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0:02

          来源:zsy

          刁蛮郡主:王爷太娇宠(慕容倾秦越焕)是一本正在火爆推送中的小说,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芳甜甜”,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刁蛮郡主:王爷太娇宠》慕容倾秦越焕是本值得一看的小说。你是随了你那无知的额娘!父王冤枉啊,那日、那日是倾儿带她来的,我完全不知情啊。秦慕羽指向慕容倾,声音哀切,说的有理有据的样子。是晴儿姐姐约我去的,我并不知羽哥哥也在。慕容倾连忙说着,眼睛像小鹿一样清澈,我见犹怜......
          小说芳甜甜-慕容倾秦越焕免费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刁蛮郡主:王爷太娇宠》,是讲述主人公慕容倾秦越焕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芳甜甜”创作完成。

          用剑实属误伤,我那日失血过多神志不清,我甚至都不知道那剑如何出现在羽哥哥身上。

          慕容倾的小脸上还带着泪痕。

          本王倒没觉得倾儿有何不妥。

          秦越焕故作回忆的样子,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倒是看见你和李晴儿你侬我侬,全然不把倾儿放在眼里啊。

          放肆!皇上厉声呵斥,那李晴儿是什么身份,你贵为皇子又是什么身份,怎能平起平坐,我看你是随了你那无知的额娘!

          父王冤枉啊,那日、那日是倾儿带她来的,我完全不知情啊。

          秦慕羽指向慕容倾,声音哀切,说的有理有据的样子。

          是晴儿姐姐约我去的,我并不知羽哥哥也在。

          慕容倾连忙说着,眼睛像小鹿一样清澈,我见犹怜。

          见倾儿伤了,还在一旁嬉笑打闹,要不是本王及时将倾儿带走,怕是要血流不止而死。

          ,秦越焕见缝插针的说着,他的恶趣味恨不得让这件事越乱越好。

          慕容黎阳也忍不住了,靖亲王位高权重想必也没必要为两个孩子的事情撒谎,晴儿我已经将她发落泸州闭门思过,我必定不会徇私,但小女一事还请皇上给个交代。

          话已至此,皇上必定要给他一个交代了。

          秦慕羽顽劣成性,你母妃付昭仪管教不了你,皇后也娇你纵你,那就多派几个教书先生严加管教。

          皇上厉声呵斥着。

          就这样?慕容晴低下头掩盖自己满是震惊的神情,这皇上未免太过偏袒自己的儿子了吧。

          慕容黎阳怎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正欲拍案而起,没想到一直未做声的秦慕安先开了口。

          父王,儿臣觉得不妥。

          秦慕安一身正气,在宫里是出了名的心直口快,没想到也是帮理不帮亲,儿臣认为皇兄先动手在前,并对裕阳郡主造成了严重伤害,这伤想要痊愈也需月余,怎能教导了之。

          慕容倾忍不住斜睨了一下秦慕安,仪表堂堂,油头粉面,看着像个软柿子没想到还是个公平公正的人,怪不得总有流言说他才是皇位最有可能的继承人。

          四皇子说的是。

          慕容黎阳忍不住说着,我家小女从小娇生惯养,哪受过这么重的伤,女孩子家家若是留下疤痕往后还如何婚嫁。

          皇上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这点处罚怕是难以安慰慕容黎阳,而慕容黎阳的势力现在不可小觑,定要安抚他为主,权衡之下必定要对秦慕安严惩。

          皇兄未免有些偏袒秦慕羽了些。

          秦越焕似有一丝轻蔑的说着。

          事已至此,秦慕羽的行径确实有损我皇家颜面,就禁足三日,罚俸三月吧。

          好好思过。

          皇上冰冷的说着,反而比他大发雷霆更让秦慕安害怕。

          父皇孩儿知错了,孩儿知错了。

          慕容羽情绪激动,他平日浪惯了,禁足简直跟要了他的命一样。

          你不应该跟朕道歉你应该跟倾儿道歉!皇上呵斥着,另外派人调查下他和倾儿表姐的关系。

          儿臣没有,儿臣跟她毫无瓜葛啊父皇。

          慕容羽激动地嘶吼着,挣扎着就想往皇上身边凑。

          三皇子累了,让他回去吧。

          皇上吩咐着。

          两位公公连忙将他请了下去,不敢惹皇上眼烦。

          慕容倾忍不住对秦慕安更新了认识,本以为皇子之间都是惺惺作态,在皇上面前必定要互相说情,以展现手足情深。

          他非但没有为他求情,反而向着她说话,秦慕羽被罚也未看出他的喜悲,究竟是不懂人情世故还是装出来的单纯慕容倾还未可知。

          为难皇上做此决定了。

          慕容黎阳话虽说的好听,但是冰冷的脸上完全没有任何惋惜的神情,还真是个女儿控。

          爱卿说笑了,朕定要为倾儿做主的。

          此事就此结束,还望爱卿海涵。

          皇上也让步了,也希望慕容黎阳别追究了。

          慕容黎阳点点头,事已至此也算是有个交代。

          宫中好久也没热闹热闹了,不如三日之后在皇宫设宴,宴请朝中重臣及各位家眷,一来当做给秦慕羽赔不是了,二来让其他朝臣家中女眷陪倾儿说说话散散心。

          皇上费心了。

          慕容黎阳起身谢过皇上。

          慕容倾也乖巧起身作揖。

          好,今天倾儿也累了,一会再让御医给把把脉,抓点药,身子要紧。

          慕容倾随着父亲回到家中,御医给开的药也一并带了回来。

          她拆开纸袋翻看着其中的药材,确认好其中都有哪几味药才拿给月枝去熬。

          铜镜前,慕容倾正微微偏过头看着自己脸上的印记,思来想去拿来一个茶托,割破自己的指尖将血液挤了进去仔细查看着。

          要是有个验血设备就好了,慕容倾忍不住在心里说着。

          她仔细回想着脑海中残存的记忆,到底是什么时候被人下毒的呢?无奈原主之前真的是傻得可爱,从小体弱给药就喝,慕容倾也无法分辨到底哪里出了岔子。

          她只能按兵不动,只要自己还活着对方就必定会再次下手。

          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

          你看什么呢?秦越焕突然出现在她的窗外,漆黑的双眸盯着她面前的血样。

          皇舅,你晚上都不睡觉吗?来监视我干什么?慕容倾神色毫无变化,仿佛未被吓到,捂住面前的血样,言语中满是不悦。

          秦越焕打趣道:倾儿最近胆子变大了啊,皇舅突然出现竟也没有半分害怕。

          听着这话,慕容倾偷偷翻了个白眼。

          我们倾儿何时对皇舅这么怠慢了。

          秦越焕扶着窗棂翻了进来。

          慕容倾满脸的不耐烦,闭上眼睛平稳心情,让自己不至于发火。

          大家都说皇舅独来独往,性格残暴,怎么从我这看来,皇舅可是对我这个侄女百般照顾,关怀备至啊。

          慕容倾将血样藏在身后,面对着他阴阳怪气的说着。

          秦越焕也不生气,对她的挑衅似乎毫不在意,突然神色一变,目光冰冷的看着她,手里东西给我看看。